始於2017年的環保風暴,在去年關停幾十萬傢企業後似乎被大傢所遺忘!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僅2017年被關停的企業就超過17.6萬傢

但隨著環保部設立4月8日作為整改大限的臨近,如今距離環保督察結束還剩一個月時間,各地多傢企業因為環保不達標而被停產停業現場出現塌方式蔓延。廣東,浙江、蘇州、山東、四川等地已打響關停企業“第一槍”。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環保執法人員查封污染嚴重企業

中國正在經歷一場史上最劇烈的環保風暴。進入2018年以來,在全國因環保不達標已經或正在被關停整頓的企業,不是幾百傢、上千傢,而是以萬為單位計!

特別是制造型企業,限產、限排、關停、漲價潮籠罩著整個行業,無數企業直接倒在瞭環保風口上。這場被稱為最徹底、最嚴厲的環保風暴仍未結束,2018將是環保更嚴厲的一年。


史上最嚴環保風暴持續,制造業雪上加霜!


據央視報道,2018年開始環保還要嚴查3年


2018剛剛開年,1月6日,環保部便組織28個督查組對京津冀進行“回頭看”督察。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近日,環保部部長李幹傑指出:大氣污染形勢仍然嚴峻。京津冀仍然是大氣污染治理的主戰場。截至目前,環保部已經向京津冀28個城市發出322封督辦函,並附有督辦清單!


環保部強調,眼下距督察結束不足兩個月的時間,違法企業不整改將沒有退路,而地方政府不及時對違法企業進行處罰,對清單問題進行整改的話或將被問責。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環保執法人員查封污染嚴重企業

據悉,天津市有塗料生產企業460餘傢。其中,中小型私營企業占九成以上,也有立邦、杜倫斯等規模較大的外資企業。據市民唐先生透露,當地還有大量傢庭塗料作坊,由於規模較小,沒有登記在冊。因此,小作坊和460餘傢塗企中環保設施,VOCs排放不達標的,是主要的取締、整治對象。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環保執法人員對企業排污進行水樣檢測

2018年1月1日,新修訂的《水污染防治法》正式施行。新《水污染防治法》加大瞭水環境違法行為的懲罰力度,在增加按日連續處罰的基礎上,提高瞭罰款幅度,比如將對企業超標、超總量的罰款由“排污費數額兩倍以上五倍以下”改為“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等。

2018年1月18日,環保部發佈瞭《排污許可管理辦法(試行)》,通過排污許可證,環保部對企業的環境監管逐步從企業細化深入到管每個具體排放口。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環保執法人員對企業排污口進行檢測

環保督查在未來仍將保持高壓態勢,各省市也是毫不手軟,其中:

● 山東省化企總數減少20%以上;


● 蘇州今年將關停152傢化工企業;


● 南京關停40傢化工企業;


● 浙江註銷瞭61傢企業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許可證件;


● 四川危化企業搬遷任務單出爐,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搬遷工作共涉及48傢企業,其中異地遷建37傢、就地改造2傢、關閉退出9傢。


嚴格督查,制造業首當其沖——


對於眾多涉污制造業來說,去產能、抓環保、進區入園都是不能逃避的關鍵詞。限產限排關停漲價潮籠罩著整個制造業,無數企業直接倒在瞭環保風口上。

這場被稱為最徹底、最嚴厲的環保風暴仍未結束,2018將是環保更嚴厲的一年


*鋼鐵行業:行業上遊漲價,中下遊為虧損買單


*塗料行業:“油改水”大潮,塗企將面臨現實拷問


*印染行業:出現瞭史上最嚴格的環境排放標準


以塗料行業為例,環保部門對其的核心治理政策是“油改水”,通過提高水漆生產和使用率,逐步消滅高VOCs排放的油漆。“散亂污”塗企是油漆產能聚集地,如今將全面被淘汰。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2017年4月,環保部宣佈對京津冀及周邊傳輸通道“2+26”城市開展為期一年的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為此從全國抽調瞭5600名執法人員來執行。這是環境保護有史以來國傢層面直接組織的最大規模行動。


為瞭防止包庇,各省市展開交叉督查!


針對重污染行業,中央環保督查組曾一天三次突襲廣東谷饒鎮印染企業。為瞭防止工廠關門暗地生產的情況,有關部門甚至動用瞭無人機監察。針對不達標的污染企業,不再貼條,而是直接拉閘限電。據一位企業傢稱,一個區縣因此消失幾百甚至上千傢企業都是正常的。

而拉開這場環保風暴序幕的,正是2015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新環保法》。與此前的舊法相比,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執行副會長李慶瑞將其稱為“長著獠牙的環保法”,例如:企業違反排污可以按日連續處罰;嚴重環境違法可入刑等。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關停、倒閉,從業者何去何從


因為環保停產整頓等原因,不少制造型企業,其生產設備大多是連續性設備,停一次再開一次,直接損失甚至可高達幾十萬元。

有時候,環保政策變化異常之快,也產生瞭企業剛剛按照新政策執行下去,匹配好設備,但標準又上調瞭的不適應癥。盡管標準的出臺會帶動一系列設備廠傢的繁榮,但政策變動太頻繁,也給企業帶來巨大損失。

一個真實的案例是:一個天津的磚窯老板,為瞭進行環保升級,幾乎把身傢性命都投瞭進去。投資改瞭天然氣,相關手續也都辦齊全瞭,但剛把天然氣裝好,準備投產的時候,卻被告知該行業在本市被取締瞭。老板直接精神崩潰瞭。

損失是一連串的。尤其對於一些出口型企業而言,損失不僅僅來自於停產,如果連港口都停運,就意味著毀約。“企業是依靠信譽生存的,你定好瞭訂單都保證不瞭時間。這個損害可能是很難計量的。”天津海鋼板材董事長於茂松說道。

他算瞭一筆賬,被關停的散亂污企業,僅天津靜海區就多達2000多傢。一傢按10個工人算,失業人數就多達2萬多人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那這些制造行業的管理者,底層員工該何去何從?

企業管理者:要充分認識到環保是長遠的成本節約


不少企業把環保當成一種成本,甚至是一種額外的負擔。這就意味著“環保”這件事需要企業傢付出額外的“道德情操”才能最終達成。但事實上,根據調查發現:那些環保風暴中的先行者,大多出於對自身企業長遠利益的考量,而不僅僅是道德,才決心投入並踐行的。

很難想象,在浙江義烏,一傢隻生產吸管的工廠——雙童吸管,竟然早在2004年就規劃並投入瞭企業廠區的整套節能降耗設施,每年為雙童節省200多萬元,截至2017年累計節省瞭3000多萬元。

以設備餘熱水循環系統和餘熱采集系統為例,雙童把所有經過模具的50度溫水收集起來,處理之後用於員工洗澡、洗衣等生活用水。同時,董事長樓仲平引進瞭日本的相關技術,對設備餘熱和廢氣進行采集並回收,再通過空調管道輸送到需要加溫的車間和工段。僅在這一項上,雙童每年就節省150多萬元,更是消滅瞭企業產生的污染和排放!

“當時,我們沒有那麼偉大,也不是說我思想覺悟有多高,但這樣做一年能省下200多萬,我何樂而不為呢?我是一個商人,商人的本質就是去追尋利益最大化。”樓仲平對記者說。

在樓仲平看來,日本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也經歷瞭這樣一個階段,但是日本社會轉變得非常快,他們一直把節能降耗、環境治理當做效率提升的一種手段。在日本,節能降耗從來沒有政府過多的推動和宣揚。

根據民間組織自然之友總幹事張伯駒的觀察:很多企業隻能被迫轉型,雖然有些評論認為過於嚴苛,但其標準的出臺,表明瞭政府解決環境問題的決心。此次環保風暴無論從力度的持續性、行業覆蓋的廣度和深度都遠超以往任何時候。

緊急停產范圍擴大!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相繼“淪陷”環保風暴,萬傢企業關停背後是制造業的雪上加霜!!

總體而言,環保督查在未來仍將保持高壓態勢,而且將更加全面、細致,真正讓污染企業“難受”的環保風暴才開始。

未來,淘汰你的不是政策、不是市場、不是競爭對手,而是時代!與時俱進、放眼未來方為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