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企業正本提單在手,客戶沒付一分錢運費卻把貨提走瞭,錢貨兩空?

代理客戶出瞭貨,客戶已經收瞭貨,剩餘20萬運費卻遲遲收不回來?

兩個官司訴之法庭,都判貨代錯!

船公司無單放貨免責?客戶不付運費有理??

現在就給大傢帶來兩個血淋淋的案例,看看所謂的行業經驗是如何把貨代自己帶進一個個坑的!

案例一:物流公司被騙20萬運費,第三方授權需謹慎

物流公司通過中間人的牽線搭橋順利完成貨物運輸,卻一直未能收到運費。原來,中間人高某更改《運輸協議》搖身變成瞭物流公司代表,在收取運費後逃之夭夭。物流公司一紙訴訟將托運方設備公司告上法庭。

上海海事法院開庭審理瞭這起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案並作出一審判決,駁回物流公司的全部訴請。因疏於審查合同給中間人可乘之機,物流公司隻能自己為損失埋單。

追討20多萬運費遭拒


上海一傢國際物流公司受杭州某機電設備安裝公司委托,將一批設備自江蘇武進運至廣東臺山、深圳,設備分裝於60個集裝箱。

雙方簽署瞭《運輸協議》,約定運費按月結算,設備公司應在每月從武進發出的最後一個集裝箱抵達廣東前付清當月運費,運費共計31.44萬元。

物流公司完成全部運輸任務後,才收到10萬多元運費,隨即拿著運單向設備公司索要剩餘款項。

誰知,設備公司卻表示十分詫異,明明所有的運費早已支付完畢,且是按照《運輸協議》中的約定,將款項支付給瞭物流公司授權代表高某。

這時,物流公司才幡然醒悟,居然是中間人高某搗的鬼!

中間人修改合同騙取運費


原來,當初中間人高某找到設備公司,聲稱可負責運輸,並與設備公司商談好瞭運費金額、費用支付等事項。

而後,高某為設備公司找來瞭物流公司,洽談具體的運輸事項。在高某的偽裝下,雙方都被蒙在鼓裡,設備公司以為高某是物流公司的授權代表,而物流公司以為設備公司知曉高某僅僅是個中間人。

正本提單在手貨卻沒瞭,貨出瞭運費卻收不回來,兩個案例提醒貨代別把行業經驗當法寶!!

在高某的促成下,物流公司與設備公司達成瞭《運輸合同》的有關條款。物流公司在合同上加蓋公章並讓高某安排設備公司簽署。

但高某對設備公司提出,運費要支付給他本人,設備公司遂要求高某在物流公司簽署欄內增加授權代表為高某、高某的聯系電話和個人銀行賬號的條款。

收到合同後,物流公司雖然註意到瞭合同中增加的部分,但想當然地以為合同上的銀行賬號是高某用於收取傭金用的賬號。

蒙蔽過關後,高某又對物流公司謊話連篇,假裝讓“財務”支付10萬多元的款項騙取其信任,並編造各種理由拖延支付,直至全部運費到手便銷聲匿跡。

物流公司為損失埋單


不甘心20多萬元的運費“付諸東流”,物流公司遂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決設備公司支付剩餘運費21.24萬元。

庭審中,雙方各執一詞,原告物流公司訴稱,其已履行完畢所有貨物的運輸義務,但僅收到部分運費,被告應支付剩餘運費。而被告辯稱,其已按原告授權代表的指示支付瞭涉案全部運費。

正本提單在手貨卻沒瞭,貨出瞭運費卻收不回來,兩個案例提醒貨代別把行業經驗當法寶!!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原告作為多式聯運經營人系收取涉案運費的權利人,高某指示被告支付運費系以原告名義實施的民事行為;

原告在知曉運輸協議上記載瞭高某為原告授權代表及高某個人賬戶後未表示異議。且無證據表明物流公司曾就涉案運費收取向設備公司作出過指示,物流公司的行為應視為同意高某作為授權代表的相關行為;

設備公司根據運輸協議上記載的物流公司授權代表的指示將涉案運費支付至運輸協議上記載的銀行賬戶,並無明顯不當。

據此,法院遂作出上述判決。

法官說法


該案的承辦法官分析,雖然中間人高某自稱的代表行為未取得物流公司的授權,是無權代理行為,但是因運輸合同的訂立和履行過程中,高某的行為客觀上產生其具有代理權的表象,設備公司善意且無過失地相信高某為物流公司的授權代表,高某的行為在法律上構成表見代理,某行為的法律後果應由物流公司承擔。


因此,法院認定,設備公司已履行瞭運輸合同項下的全部付款義務。高某未將自設備公司處收取的運費全部轉交原告的,物流公司隻能向高某主張相應權利。


法官提醒企業在經營活動中對合同記載事項務必要仔細審查,特別是合同當中涉及對第三方授權的內容,一定要更加謹慎,避免有關糾紛的出現。


案例二:出口企業手持正本提單,貨物卻被客戶提走,錢貨兩空

四川某出口企業 A 與美國進口商 B 簽訂瞭一批服裝產品出口合同,金額20萬美元,支付方式為 L/C30天。

進口商開出信用證,信用證要求指定進口商為收貨人,並指定美國某公司為承運人。出口商及時安排出運並向銀行交單,但貨款遲遲未到賬,此時銀行提出不符點,並退回單據。出口商急忙查詢貨物下落,被告知貨物已經被提走。出口商 A 要求船公司解釋為何三份正本提單仍在銀行,也並無放貨指令,憑什麼放貨?

船公司告知,根據美國法律,記名提單可不憑正本提單,僅憑收貨人的身份證明即可放貨,船公司無責任

出口商 A 面臨著手持正本提單卻貨、款兩空的殘酷現實。在要求船公司賠償貨物無果的情況下,一紙訴狀把船公司推上瞭被告席。

最終此案判定適用於美國1936年海上運輸法,而按此法規定記名提單項下承運人可以不憑正本提單放貨,隻要收貨人提供瞭證明自己合法身份的有關文件即可,最終判決船公司不承擔責任。

風險提示


正本提單在手貨卻沒瞭,貨出瞭運費卻收不回來,兩個案例提醒貨代別把行業經驗當法寶!!

案情結論


正本提單在手貨卻沒瞭,貨出瞭運費卻收不回來,兩個案例提醒貨代別把行業經驗當法寶!!

案情總結


正本提單在手貨卻沒瞭,貨出瞭運費卻收不回來,兩個案例提醒貨代別把行業經驗當法寶!!

風險防范建議


必須謹慎使用記名提單,如果信用證要求記名提單,最好要求改證;如果客戶堅持使用記名提單,須弄清原委,瞭解運輸業務所涉及國傢對記名提單物權憑證屬性的法律規定,如貨物裝運到美國的貨物就不宜使用記名提單,或在記名提單上加註聲明:“此提單適用於中國海商法”,以約束承運人必須憑正本提單放貨,這樣才能保證信用證項下貿易的安全。

基於以上情況,中國出口商要瞭解目的國法律對於提單性質的規定,做到防患於未然。  

當前,各個國傢對於記名提單的性質法律規定並不一致,比如中國,根據《海商法》71 條 的規定:提單,是指用以證明海上貨物運輸合同和貨物已經由承運人接收或者裝船,以及承運人保證據以交付貨物的單證。提單中載明的向記名人交付貨物,或者按照指示人的指示交付貨物,或者向提單持有人交付貨物的條款,構成承運人據以交付貨物的保證”。也就是說,我國法律規定記名提單也屬物權憑證,船公司也要憑正本記名提單才能交付貨物給記名收貨人。

正本提單在手貨卻沒瞭,貨出瞭運費卻收不回來,兩個案例提醒貨代別把行業經驗當法寶!!

美國《美國聯邦提單》第 6 條規定:“記名提單,不得流通,且在其正面應載明。第9條明確規定承運人有權向記名提單的收貨人交付貨物。”但如果貨主行使瞭中途停運權,承運人仍向記名收貨人放貨則應承擔責任(第 22 條)。記名提單非經衡平法不能轉讓,此種提單的背書不賦予受讓人任何額外權利(第 29 條)。

此外《美國統一商法典》第§2-505(1)規定:“向賣方本人或賣方確定的其他人交貨的記名提單,使賣方通過保持對貨物的占有而保留權益。因此,賣方必須通過中途停運權,恢復對托運貨物的占有及其留置,為其貨款提供擔保。”“以買方為收貨人的記名提單,即使為賣方占有,也不使賣方保留擔保權益。”。

因此,在美國貿易中,如果提單記名收貨人,此種提單不能流通。此種記名提單僅是誤用提單名義的海運單的另一別名而已根據第9條承運人有權甚至在未提交記名提單的情況下,向記名人交付貨物。

其他各個貿易大國對記名提單的約定也各不相同,德國在《1998 年德國商法典》654 條規 定:船長必須收回全部記名正本提單才能指示返送貨物或者交付貨物。英國則尚無法律規定對記名提單做出明確規定。

相關概念理解



海運提單


是指用以證明海上運輸貨物已經由承運人接受裝船並保證據以交付貨物的單證,主要作用:

1)在啟運港,提單是承運人或其代理人簽發的貨物收據。

2)在運輸過程中,提單是貨物所有權的物權憑證,是一種有價證券。

3)在目的港,提單是向承運人或其代理人提取貨物的契約證明。


記名提單(straight B/L)


是指在提單上寫明瞭收貨人名稱的提單。記名提單隻能由提單上指定收貨人提貨;

指示提單


指提單上收貨人一欄內載明“憑指示(To Order)”或“憑某人指示(To Order of XXXX)”字樣的提單。

(To Order)稱為不記名指示提單,承運人應按托運人的指示交付貨物, 但在實務操作時一般誰持有正本的不記名指示提單誰就擁有提單項下的貨權;

(To Order of XXX)叫記名指示提單,承運人按記名的指示人的指示交付貨物,一般在信用證(L/C)或托收(D/P)條件下經常會出現“To Order of XXX Bank”作為收貨人,在國際實務操作中一般會要求該銀行對提單進行背書後才能轉交給銀行指定的收貨人。

不記名提單(BLANKB/L 或 OPEN B/L)


即提單的收貨人(Consignee)空格內為空沒有任何收貨人信息或 “TO ORDER” 字樣,並在提單其他位置沒有明確顯示收貨人名稱,其意味著誰持有此提單誰就擁有提單項下貨物的所有權。不記名提單無需背書即可轉讓,任何人持有提單便可要求 承運人放貨,給貿易各方尤其發貨人(賣傢)造成巨大風險,故在國際貿易實務中極少使用此提單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