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我國與沿線國傢的貿易與合作日益緊密,同時,技術性貿易措施(以下簡稱“TBT”)的通報量也在不斷攀升。2017年,共有82個WTO成員國提交瞭2587件TBT通報,比2016年增加10.7%;在70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傢中,共有33個國傢提交瞭734件通報;技術性貿易措施數量逐年遞增,部分地區技術性貿易措施頻出,對我國出口企業造成嚴重影響,應該引起高度重視與專題研究應對。


  值得關註的是,當今技術性貿易措施越來越成為貨物出口貿易的主要障礙,且造成重大損失。一方面,技術性貿易措施具有名義上的合理性、技術上的先進性、形式上的復雜性和手段上的隱蔽性,已經日益成為許多國傢,包括“一帶一路”沿線國傢用於貿易保護的工具;另一方面,具有地區代表性的大國及區域合作組織,新規頻出,具有很強的示范效應,具有許多新特點,引起周邊國爭相效仿,對我國產品出口帶來影響。


  概括來說,主要有“三大憂患“,應當引起高度重視,並盡快研究應對措施。


  一是海灣阿拉伯國傢合作委員會(以下簡稱“海合會”)聯合發佈技術性貿易措施勢頭不減。作為“一帶一路”重點沿線的海灣阿拉伯國傢,在與中國雙邊貿易額每年不斷增長的情況下,TBT通報評議項目也在不斷增長。2016年、2017年,海灣阿拉伯國傢與中國雙邊貿易額分別達1143億美元、1500億美元,而2017年海灣阿拉伯國傢合作委員會以聯合通報形式提交的TBT通報評議達52項,比2016年增長52.9%。


  中亞7國(阿聯酋、阿曼、巴林、卡塔爾、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也門)組成的海合會作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傢通報發佈的“主力軍”,提交通報417件,比2016年增長45.3%,占“一帶一路”沿線國傢通報的51.3%,其中沙特阿拉伯提交通報最多,為77件。海合會聯合發佈通報55件,約八成集中在食品及食品相關產品。從2018年1月1日起,沙特阿拉伯頒佈的SABER認證復合型計劃開始正式實施,以替代原SASO認證,新舊認證並行實施過渡期僅為6個月。新認證將根據產品風險類別分為高中低3個等級,並分別采用不同的符合性檢驗程序,並由獲得認可的機構負責執行。該新認證過渡期短,涉及產品范圍極廣,對我國相關出口企業沖擊較大。


  二是中東歐兒童消費品召回增加超四成。由11國組成的中東歐國傢通過歐盟快速預警通報系統(RAPEX)發佈對中國召回通報386例,比2016年增長14.2%,占歐盟同期通報產自中國所有消費品的35.6%。發佈消費品召回通報較多的國傢為匈牙利和波蘭,分別有101例和98例,占中東歐國傢通報總數的26.2%和25.4%。其中,中東歐11國兒童消費品(兒童用品和玩具)召回有245例,比2016年增長42.4%,占同期我國同類產品通報總數的42.3%。


  以玩具和嬰童車為例,2017年,我國對中東歐11國出口額約為6.65億美元,出口量8.92億件;波蘭作為進口量最大的國傢,金額約為3.02億美元,占中東歐11國進口總額的45.4%;與此同時,RAPEX系統中,發佈兒童消費品召回通報最多的也是波蘭,有72件,給中國企業帶來較大經濟損失。


  兒童消費品召回原因主要涉及3類,一是因產品脫落、碎裂、破裂導致小部件形成,兒童誤吞後有嗆噎和窒息風險;二是產品含有的至少1種或以上的鄰苯二甲酸鹽含量超標,可能危害兒童健康,導致生殖系統損傷;三是產品本身結構設計存在問題,導致兒童身體夾傷、翻塌、摔落、觸電等事故。


  三是南亞和東盟國傢貿易救濟調查案件數量持續增長。2017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傢對我國發起貿易救濟調查75起,占我國貿易救濟調查案件總數的46%,八成以上為反傾銷案件,主要涉及鋼鐵產業。印度超越美國位列發起調查最多的國傢,其次是巴基斯坦,分別為31起和18起,占“一帶一路”貿易救濟調查案件數的41.3%和24%。2017年以來,柬埔寨、阿聯酋等國傢均制定瞭本國的貿易救濟法律法規;泰國、緬甸等國傢正在起草本國的貿易救濟法律法規。從涉案金額看,去年5月馬來西亞冷軋不銹鋼反傾銷調查中,僅廣東省的涉案金額就高達2530萬美元。今年1月,印度間苯二酚反傾銷終裁中,對華涉案產品征收5461美元/噸的反傾銷稅,初步估算,影響我國行業出口金額超過386萬美元。


  長期以來,大多數企業遭遇技術貿易壁壘的首要原因是信息不對稱,不瞭解外國新修訂和正在實施的技術性貿易措施,以及尚未形成靠前應對的主動意識,缺乏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能力。


  為服務國傢“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更多企業走出去,並避免因遭遇技術貿易壁壘而形成損失,呼籲盡快建立“一帶一路”技術性貿易措施服務機制。


一是堅持需求導向、標準引領、創新合作、互利共贏、滾動實施原則,主動加強與沿線國傢標準化戰略對接和標準體系相互兼容,強化標準與政策、規則的有機銜接,以標準“軟聯通”打造合作“硬機制”。


二是加強對“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國傢重點產品貿易摩擦的專項研究和應對,鼓勵企業對明顯不合理的、帶有歧視色彩的技術性貿易措施,通過有關部門向相關國傢或WTO組織表達企業的合理訴求,及時反映意見,從而有機會延緩、降低乃至消除這些技術性貿易措施對我國外貿造成的損失,最大限度地保護我國經濟利益和企業利益。


三是積極引進國際標準和國外先進標準,推動“一帶一路”國傢間標準化主管機構開展標準互換互認和標準比對工作,努力提高標準的一致性。吸取國外制定技術性貿易措施的先進經驗,建立完善我國的技術性貿易措施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