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阿裡以95億美元收購餓瞭麼,成為市場關註焦點。作為新零售基礎設施,即時配送行業近年來持續高速發展,由此帶來的交通違法和行業監管問題亟待引起重視。

  服務新零售 從送外賣到送生活用品

  寄一份快遞,需要兩到三天。點一份外賣,隻要30分鐘。即時配送行業的最大特點,就是一個“快”字。

  速度快,或許是阿裡巨資收購餓瞭麼的主要原因之一。正如餓瞭麼創始人張旭豪在公開信中表述的那樣:無論是傳統的餐飲外賣,還是方興未艾的新零售,目前的市場滲透率仍然非常低。“未來的趨勢將是新零售和餐飲外賣的協同作戰。”

  當前,餐飲外賣占據瞭即時配送行業近7成的業務量。要實現協同作戰,意味著主要平臺將引導用戶的配送需求,從外賣擴展到水果、生鮮、藥物、日用品等生活消費的方方面面。

  對於這一點,餓瞭麼在2017年年會時就提出,將打造“30分鐘便利生活圈”。餓瞭麼的競爭對手美團外賣,2017年也上線“跑腿代購”業務,服務門類包括酒水、藥品和日用品等。

  外賣平臺構建的即時配送網絡,正是新零售體系所急需的。無論是阿裡旗下盒馬鮮生的“半小時達”,還是天貓超市的“一小時達”,都離不開線下物流能力的支撐。

  智慧物流平臺菜鳥網絡總裁萬霖表示:“過去,大傢覺得物流市場的限時達已經很快瞭。現在新零售催生瞭一大批即時物流,都是小時級,甚至分鐘級的送達。”

  瞄準“宅”和“忙” 吸引眾多“玩傢”競逐

  招商證券的報告指出,即時配送的興起,背後有“宅”“忙”兩大驅動因素。前者指相當多的年輕人社交生活逐漸轉到移動平臺,外出需求減弱。後者指白領人群由於工作節奏緊張,樂於嘗試外賣和生鮮食材配送。

  “即時配送的服務范圍一般是3到5公裡。寄件人和配送員之間,可以通過互聯網平臺實時對接,像網約車一樣就近提供服務。這是即時配送在物流業態上的革新之處。”國傢郵政局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方璽說。

  艾瑞咨詢發佈的《中國即時物流行業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即時物流行業訂單量超過56億單,2017年和2018年訂單量預計分別為89億單和124億單,同比分別增長59%和39%,明顯高於同期的快遞行業。

  迅猛發展的即時配送,吸引瞭諸多“玩傢”的進入。目前,主要的“玩傢”分為三派:

  電商系。在投入阿裡懷抱前,餓瞭麼旗下的蜂鳥配送,宣稱註冊的配送員達到300萬人。與美團外賣配送和京東體系的達達一起,構成瞭即時配送行業的第一陣營。

  快遞系。順豐最新公佈的年報顯示,2017年該公司切入同城即時配送領域,當年實現營業收入3.66億元。

  獨立第三方,包括創業公司閃送、UU跑腿等。

  痛點仍不少 行業監管需跟進

  雖然前景向好、增長迅猛,但即時配送行業目前尚處於發展初期,仍有不少痛點待解。最明顯的,就是為追求更好的客戶體驗,即時配送強調“快”。由此衍生出一系列問題,比如頻頻出現的外賣騎手交通違法行為。

  配送員為何頻頻違章?這和主要平臺的運行機制有關。餓瞭麼配送員於師傅告訴記者,白天送一單外賣可掙6元錢。如果趕時間出現交通違章,交警抓到一般會批評教育,屢次再犯罰款50元。可如果超時引起客戶投訴,情節嚴重時會罰款500元。

  其次是行業監管問題。目前,快遞行業由郵政部門負責監管,但即時配送行業並沒有明確的監管部門。快遞和即時配送的邊界日益模糊,在鼓勵創新、包容審慎的原則下,需對即時配送的監管盡快提上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