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2日,上海國際航運研究中心發佈《全球港口發展報告(2017)》。報告指出,經過十年的溫和調整,全球經濟已基本處於從復蘇步入繁榮的階段,全球主要經濟體各項指標逐漸好轉並趨於穩定,經濟增速達到3.6%,隨著全球經濟格局趨於穩定,世界貿易不斷活躍,全球港航業有望進入增長新紀元前的鞏固階段。2017年全球主要港口貨物吞吐量增速突破5%。


  1、全球港口步入增長鞏固階段 亞洲港口增速擴張

  歐洲港口穩步增長。2017年,歐元區及其主要成員國經濟表現穩健,受制造業回暖和內外需求增長的提振,歐元區進出口國際貿易趨於活躍。2017年歐洲主要港口貨物吞吐量較去年同期增長4.9%。

  美洲港口止跌回升。2017年,美國制造業PMI、消費者信心指數處於高位,房地產市場再度回暖,受益於美國短期經濟的持續向好與大宗散貨貿易的增長,美洲主要港口貨物吞吐量同比大增7.1%。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和產業保護主義情節較重,在特朗普政治下,貿易增速恐不及經濟增速,2018年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亞洲港口增速擴張。2017年,隨著亞洲區域經濟持續上升,亞洲主要港口生產形勢表現良好。在中國對亞洲經濟影響力日益提升的背景下,日韓和東盟國傢對華出口維持高位,加之中國制造品質日益提升,中國對外的出口量也有所回升,受此影響亞洲主要港口完成貨物吞吐量同比增長7.2%。

  中國港口生產形勢表現不俗。在全球外貿形勢總體回暖的背景下,中國改革開放及“一帶一路”倡議持續推進,國內外貿易需求不斷加大,貨物運輸和進出口量均有所回升。此外,國內消費需求持續擴張,內貿貨物吞吐量漲勢強勁。2017年,中國規模以上港口完成貨物吞吐量126.4億噸,同比增長6.9%。其中,外貿貨物吞吐量完成40.0億噸,同比增長6.4%;內貿貨物吞吐量完成86.4億噸,同比增長7.1%。

  韓國港口生產形勢穩定。2017年,韓國港口完成貨物吞吐量15.7億噸,同比增長4.1%,較去年提高瞭0.9個百分點。其中,汽車出口和煤炭進口量增幅顯著,分別達到14.4%和11.6%。

  非洲港口增速平穩。2017年,隨著非洲經濟形勢不斷改善,加之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的非洲國傢合作進一步加深,非洲對外貿易需求穩步提升。全年,非洲主要港口貨物吞吐量同比增長3.5%。

  澳洲港口低速增長,2017年,澳洲主要港口受颶風黛比以及連續的潮濕多雨等惡劣天氣影響,港口貨物吞吐量增速有所放緩,全年貨物吞吐量增速僅為2.3%。其中最大的煤炭港口海波因特港吞吐量大幅下跌,跌幅超7.2%。


  2、集裝箱港口增長強勁 中國維持高位增長

  2017年,受全球經貿環境回暖影響,國際集裝箱市場持續升溫,全球集裝箱港口吞吐量同比增長6%至7.4億TEU,創六年來新高。預計2018年全球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在國際商品貿易和消費市場活躍提振下將繼續保持強勁增長,尤其在跨境電商、國際海淘等商業模式調整下,以及“散改集”等運輸模式轉變下,增速仍將好於貨物吞吐量。但為保持運輸時效性,更多貨物選擇直達航線,港口中轉箱量占比將持續回落,空箱占比則有所上升。

  亞洲港口增速大幅提升。2017年,中國經濟的強勁增長對亞洲進出口貿易帶來顯著的拉升作用。亞洲地區主要港口箱量進一步增長,同比大增5.8%至4.0億TEU,其中,中國規模以上港口完成集裝箱吞吐量2.4億TEU,占亞洲總體的60%。

  中國港口集裝箱港口維持高位增長。受經濟穩定增長與“一帶一路”倡議深入推進影響,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繼續保持良好漲勢。中國規模以上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同比增長9.1%。其中,上海、寧波舟山、廣州等集裝箱大港表現尤為突出,上海港年集裝箱吞吐量突破4000萬TEU,增速為8.2%;同時,寧波舟山港與廣州港集裝箱吞吐量增速更為強勁,分別高達14.2%和8.2%。

  東南亞集裝箱港口增長穩定。2017年東南亞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增速與去年基本持平,維持在3%左右。在航運聯盟重組及班輪公司調整掛靠港背景下,東南亞主要集裝箱港口競爭形勢加劇。其中,聯盟掛靠較少的巴生港集裝箱吞吐量大幅下跌,而被航運聯盟選為樞紐的新加坡和丹戎帕拉帕斯兩大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則表現良好,增速分別達到8.2%和3.4%。

  歐洲港口保持穩定增。2017年,受歐洲貿易形勢總體回暖,北美、拉丁美洲和遠東航線集裝箱量強勁增長影響,歐洲主要港口集裝箱吞吐量保持5.0%的穩定增長,增速較去年提升1.7個百分點。

  美洲港口箱量漲勢喜人。2017年,在政府主導的“本土經濟”和“產業回歸”計劃影響下,美國貿易運輸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抑制,但因國傢經濟增長穩定,促進瞭國內貿易和周邊貿易發展,同時也促使外貿形勢的持續改善和進出口業務的高速發展。因此,2017年美國主要港口集裝箱吞吐量保持瞭7.4%較快增長。

  非洲集裝箱港口增速反彈。2017年,非洲港口全年集裝箱吞吐量同比增長5.6%,與去年3.4%的跌幅形成較大反差,主要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外資在非基礎建設投資不斷加大,拉動非洲本土經濟與貿易增長。同時隨著其他國際投資力度加強,建設項目的貿易需求快速增加,而非洲本土經貿需求也穩步提升。


  3、幹散貨港口增速平穩 液體散貨吞吐量低速增長

  2017年,BDI指數均值為1145點,較2016年增長70%,市場運價逐漸步入恢復調整的上行通道,鐵礦石、煤炭國際需求整體回升。受新興經濟體增長及城市化進程加速影響,印度、東盟等主要國傢和區域對基建材料的需求增長迅猛,主要港口鐵礦石吞吐量增速回升。在煤炭方面,2017年是《巴黎協定》生效的第一年,世界各國推動能源轉型升級,使得全球各地對煤炭的消費需求減弱。此外,全球港口煤炭消費表現出重心東移的特點,歐洲等發達國傢紛紛采用清潔能源代替煤炭能源,而越南、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傢則多以煤發電,對煤炭需求日益增多。

  2017年,隨著國際油價窄幅震蕩上行,包含OPEC成員國在內的24大產油國實現8年來首次180萬桶/日減產協議並延長至2018年年底,成為帶動油價上行主因。OPEC成員國長期的石油減產協議,使得全球石油供給減少,全球液體散貨海運量總體呈現低速增長。

  主要原油港口中,青島港受益於中國允許山東地方煉油企業獨立進口原油的政策,港口原油吞吐量保持強勁增速,同比漲幅高達5.7%。俄羅斯的燃料油出口下降致使礦物油和石油吞吐量下跌10.8%。安特衛普港液體散貨吞吐量則表現良好,同比增長5.7%至7313萬噸。


  4、碼頭運營商權益吞吐量增長 投資建設趨緩

  2017年,全球前六大碼頭運營商共完成權益吞吐量2.5億TEU,除瞭中遠海運港口出現負增長外,其餘碼頭運營商權益吞吐量均有所上漲。其中,中遠海運集團總吞吐量的下降主要是由於青島前灣集裝箱碼頭的吞吐量不再直接計入統計;而和記黃埔則擺脫瞭負增長的頹勢;迪拜環球經營狀況良好,吞吐量增速領跑各大碼頭運營商,高達24.7%。隨著全球經貿復蘇進程的進一步加快,預計未來碼頭運營商的權益吞吐量仍將繼續增長。

  2017年,全球港口投資保持溫和增長態勢,各國港口投資和基礎設施建設進度趨緩。隨著船舶大型化程度加深,港口改擴建工程都已啟動或進入建成運營階段,新建和投資港口需求仍不旺盛。加之,部分地區碼頭利用率相對低下、閑置比例較高,尤其大宗散貨需求波動較大,影響港口投資熱情。從建設需求看,部分地區進行本地港口碼頭的更新建設主要基於促進投資、拉動經濟發展所需,而海外投資則更偏重港口盈利能力,因此大規模的碼頭建設不斷減少。

  從區域上看,南美、非洲等欠發達地區的建設熱情相對較高,甚至部分碼頭投資由船公司進行主導,主要為降低航運網絡的物流成本;而部分老牌港口運營企業和全球碼頭運營商則更加偏愛區域樞紐港,並通過對碼頭的改擴建,實現對區域內貨物的集聚。